分享到:
当前位置:一点红心水论坛资料 > 历史 > 历史文化 > 《无问西东》背后的联大先生们
《无问西东》背后的联大先生们
更新:2018-01-31 13:03编辑:郭翀原文:http://www.whdy888.com来源:亮剑军事网作者:郭翀

一点红心水论坛资料 www.whdy888.com

  《无问西东》在全国放映后,好评如潮。电影截取了四段故事,其中一段发生在西南联大时期,青年学子或徒步穿行于湘黔滇,或在简陋的教室静坐听雨,或于炮火中辗转昆明郊外——即使山河破碎,烽火遍野,文脉依然不绝,薪火仍旧相传。

  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在这些学子身后,有一群风骨、气节和学问并存的大师身影。梅贻琦、陈寅恪、闻一多、朱自清、钱穆、吴宓、刘文典、金岳霖、冯友兰、沈从文,每一个名字都如雷贯耳,每一个名字都是教科书上的???。这些大师的道德学问,成就了西南联大,也让联大所在的昆明成为抗战时期中国最具国际影响的文化中心。

  湘黔滇旅行团

  抗战全面爆发后,北大、清华和南开三校南迁,在长沙组成临时大学。不久战火南延,临时大学分三路再迁昆明,其中两路乘车乘船赴滇,第三路则从长沙经益阳、常德、桃园、芷江、贵阳、安南、镇宁等地,徒步穿越湘黔滇抵达昆明,这支队伍就是抗战初期有名的西南联大湘黔滇旅行团。

  旅行团共有学生244人,国民政府军委会派黄师岳中将担任团长;另有教师11人组成辅导团,闻一多、黄钰生、曾昭抡、李继侗和袁复礼等5名教授组成指导委员会,由黄钰生担任主席,后来黄钰生和袁复礼因个人原因退出了旅行团。

  1938年2月19日,旅行团举行开拔仪式,第二天正式出发。一艘小火轮拖着两条大木船,载着全体人员从湘江直下洞庭。抵达益阳附近时,旅行团师生即弃舟登岸,开始步行。

  湘黔滇旅行团是中国知识分子第一次大规模走出校门与社会接触,师生对西南一带的民风民俗及人文历史了解甚少,学校便将从北平带出的许多关于西南地区的图书资料拆箱,让有兴趣的老师和学生普及这方面的知识。旅行途中或宿营休息时,辅导团的教授便结合当地山川地理、风土人情进行现场教学,闻一多指导学生收集民歌、研究地方方言;李继侗介绍云南乡村的情况;袁复礼则在湘黔一带讲述河流、地貌的构造和演变。同学们边走边学,兴趣盎然,指点江山,激扬文字,既学到了许多在课本上无法学到的新知识,又领略了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”的真正内涵。

  3月25日,旅行团到达贵州炉山(今凯里),访问苗寨。苗民生活极俭朴,也极勤劳,均自耕自织,自给自足。第二天举行汉苗联欢会,苗民吹芦笙跳舞欢迎,同学们唱歌道谢,李继侗教授舞兴大发,和旅行团医官徐行敏跳了一曲华尔兹;团长黄师岳也舞了一回手杖助兴;曾昭抡教授则和苗民斗酒,大醉而归。

  4月28日,旅行团全体人员抵达昆明,联大常委梅贻琦、蒋梦麟和潘光旦、马约翰等教授及先期到达的学生伫立欢迎?;队岷?,黄师岳在海棠春饭馆摆下数十桌酒席大宴全团,据说醉者过半。

  到学校后,据好事同学总结,曾昭抡先生走路一丝不苟,途中每遇上下坡必沿公路走之字形,被评为全团走路走路最多的团员。而闻一多、李继侗经过这几个月风餐露宿,胡子已经留得很长,二人约定抗战胜利后再剃掉,但李继侗“晚节”不保,到昆明不久就剃掉了。

  闻一多是个浪漫的诗人,当时虽然还不到40岁,但面容老相,所以出发时大家都劝他坐车去昆明。闻一多的好友杨振声开玩笑说:“一多加入旅行团,应该带一具棺材走。”但闻一多一路饱览奇绝的山水风光,非常兴奋,身体也比原来好多了,还拾起了荒废多年的画笔,一连画了几十张素描。此间,闻一多在致妻子的家书中说:“现在是满面红光,能吃能睡,走起路来,举步如飞。”到昆明后,精神焕发的闻一多一见到杨振声就说:“假使这次真带了棺材,现在就可以送给你了。”说完两人抚掌大笑。